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www.4969x.com

(四)(下)

李玉梅將劉銀富的碗筷收好后便忙著回家了。兒子早上九點過把飯吃了,就背著書包到學校上學了(這里的農村小學上午十點上課中午是不休息的,不吃午飯瞄下午三點左右就放學了),李玉梅就趕緊給老公把飯送去等他吃完也就十一點過了,再不快點就要錯過自己昨晚沒時間看的連續劇的重播了。

當李玉梅匆匆走到家正要關門,張大富不知從哪里冒了出來,不等李玉梅反應過來就閃身進了門,雖然早就料到會有這一天,但李玉梅還是沒做好準備,頓時手腳大亂,又不敢將張大富攆出去,只好把院門關上,張大富馬上連摟帶抱的將李玉梅帶進了臥室。

************

“來了,來了,你今天怎麽這麽早就回家了啊?”

“啊,怎麽是……你瘋了,……你快走吧。”

當羅玉玲打開門,見不是范松而是魏龍海,不由被驚呆了,但馬上又反應過來,忙四處看看,見沒人看到。

“你是不是膽太大了點,要是被人看到,我們就麻煩了!你快走吧,我求求你了!”羅玉玲伸手去推魏龍海,卻被他擠進屋里。

“小玲玲,我受不了了,咱們抓緊時間。”魏龍海一進屋轉身就把門關上,然后把羅玉玲擁抱著到了沙發上,不由分說就開始脫羅玉玲的衣服了。

“不行,你快走……真是怕你了,趕快吧,要是范松回來就慘了。”羅玉玲見魏龍海根本不聽她的,一想范松一般不會這麽早就回家,而自己剛才也還沒有滿足,便只好依了。

兩人配合默契的很快就進入到實質階段。

“啊……你好厲害啊,我要被你日死了……我快死了,……你快點吧……我投降了,你放過我吧。”羅玉玲很快就被魏龍海急風驟雨般的進攻所征服,所擊敗。

“你這個小騷貨,你受不了以后就讓你妹妹一起來……我日死你,我日死你家兩姊妹。”魏龍海不由想起了羅玉瓊——劉峰的老婆、羅玉玲的妹妹、原來自己讀書時學校的校花。

“不行,你吃到碗里的,你還看到鍋頭的……啊,你好厲害,…你射了吧,我要死了。”

“我日死你這個濺屄……我射了。”

“啊,你射死賤屄了”

魏龍海又濃又燙的精液一股又一股的射滿了羅玉玲的陰道。

************

“你快走了吧,不然一會兒范松回家就走不脫了。”羅玉玲把還戀戀不舍的魏龍海推向大門。

“老……老婆,開……門。”真是怕什麽就來什麽,門口傳來范松醉熏熏的聲音和大力敲門聲。

“完了,完了,他平時要晚上才回來的,怎麽今天才五點過就回來了,就是你,怎麽辦?”羅玉玲頓時手腳無措。

“你家哪里可以藏人?”魏龍海還算沒亂陣腳,趕緊問到。

“你跟我來。”羅玉玲回過神來,拉著魏龍海的手閃進正屋旁的一間小房,這是她家堆放雜物的房間。

“你藏在這里。”羅玉玲給魏龍海帶到堆滿一些的廢舊物品的小床前,往床下一指。

************

“怎麽才開門,你他媽的是不是在偷人啊!”范松跄跄倒倒的進到房里,在沙發上坐下,劉峰跟了進來也坐在沙發上。

“還真讓你給說中了,剛才你老婆才在沙發上被我日了,給你戴了一頂綠帽子。”魏龍海在里面聽到后得意的想道。

“你……,你說什麽啊?”羅玉玲漲紅了臉,她還是有點心虛,畢竟奸夫還藏在家里。

“姐,你別管他,他喝多了。”劉峰見妻姐紅了臉,以為她生氣了,趕緊打圓場。

“快去給老子弄幾個下酒菜來……小峰,咱們再喝幾杯。”范松看來還沒喝高興。

“還喝,總有一天喝死你。”羅玉玲小聲嘟囔了一句,轉身向廚房走去,心中總算平靜了下來,看來這兩個醉鬼沒發現什麽。

三個人坐在正屋的飯桌旁,桌上是幾個簡單的菜對于范松和劉峰來說已經足夠了,兩人又開始喝酒了。

“你們今天怎麽不在茶館誰請你們喝酒啊?”羅玉玲很是納悶,今天這兩個家夥怎麽不在茶館打牌這麽早就在外面喝酒呢?

“他媽的,今天除了幾個喝茶聊天的老東西茶館就才一桌人打牌,我們守在那里干什麽?都是魏龍海這個小雜種害的!”范松把酒一口喝完后罵道。

“怎麽會呢?這段時間不是風平浪靜的,他沒來搗亂啊?你們怎麽能怪到人家的頭上呢?”羅玉玲已經被魏龍海“日”久生情了。

“傻屄,原來在我們那里打牌的那幫人全跑到他那里去了,不是那個小雜種搗鬼才怪!”范松轉過頭對羅玉玲劈頭蓋臉的就罵了過去。

“松哥,別生氣,姐又不了解情況嘛,你罵她能解決什麽問題!”劉峰連忙勸了一句。

“傻屄,你不說話也不會把你當啞巴賣的!”范松在外面窩了一肚子火,現在能發洩出來豈能放過,對羅玉玲依然不依不饒。

羅玉玲趕緊閉上了嘴,她知道只要現在再辯解一句,范松有可能就要動手打人了。

“哎,你沖姐發什麽火,我們現在該想想辦法了,再這樣下去,只有關門大吉了。”劉峰解圍道。

“那你說怎麽辦?李局長也調走了,白道我們是沒辦法了,黑道張磊這小子風頭正勁,我們跟他們硬拼也占不到便宜,你說怎麽辦?”范松沒好氣地回了劉峰一句。

“嘿嘿…也不是沒有辦法,老子還怕收拾不了他們幾個小崽兒啊,只是…”劉峰摸著下巴,得意地笑笑,然后故作姿態的四處望了望。

“吃完沒有,吃完了給老子到電子遊戲室看看。”范松馬上心領神會對已經放下碗,正坐在一旁的羅玉玲訓斥道。

“不要緊,姐又不是外人。去看看門關好沒有就是了。”劉峰趕緊說道。

“不是這個意思,遊戲室那里還是她去管到點要好一點,也該給小王送飯去了。快點去,聽到沒有!”范松認為劉峰礙不過情面才這樣說的,所以還是堅持讓羅玉玲離開。

************

羅玉玲很不願意地出了門后,范松趕緊把門關好,三步並著兩步地又回到桌前,他太想知道劉峰有什麽好主意了。

“快說,你有什麽辦法?”范松急切地問道,他最近手里很緊,茶館和電子遊戲室收入直線下降,而以往他跟羅玉玲手都很松,有一兩個錢就花了,所以也沒什麽積蓄,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他不習慣過手上沒錢的日子。

“嘿嘿嘿,你別急,當年他那個死老頭比他現在還狂,不是一樣的被我收拾了。”劉峰很是得意地說道。

“當年魏運生是病死的,你就吹嘛!你會讓他得病,打死老子也不信。”范松很是失望,他知道劉峰喜歡吹牛。

“你不信,他是怎麽得的病,不就是酒樓燒了被氣病噻,告訴你,火是老子放的。”劉峰見范松不相信,迫不及待的說出了埋藏好久的秘密。

“啊……你就編嘛,騙死人不償命的唆!”范松吃了一驚,但他還是不太相信。

“騙你是你兒子,當年老子遭楊剛那個小雜種打了還不能報復回來,老子臉都沒的了,后頭才曉得是魏運生這個老狗日的在里面搗鬼,害得我姐和姐夫幫不上忙。當時老子就想去找那個老狗日的拼命,要不是我老姐把我攔到,老子一刀捅死他龜兒子。后頭還是我姐說那個老狗日的不就是有個酒樓才這麽狂,讓我想辦法到他的酒樓搗點亂,出口氣算了,老子才不會去搗亂,要干,就把他酒樓毀了才爽,老子一把火看他還狂,結果他龜兒子就遭氣死了。你說我騙你沒有。”劉峰為了讓范松相信,一口氣把他這一生最引以為傲的一件事說了出來。

“是不是哦!我只曉得你龜兒把楊剛的女朋友日了,想不到你龜兒還放了把火。”

“你說啥子?不要亂說哈!讓別人知道了,就不好了。”劉峰雖然口上這麽說,但心里還是很得意的,他巴不得幾個哥們都知道這件事。雖然他報復了魏運生,但不敢告訴大家,而把楊剛的女朋友安紅搞了這件事是不怕弟兄們知道的,只要羅玉瓊不知道就行了。

“我亂說,信不信?我要是給小瓊說了,你就被動了!哼哼,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范松很有把握的樣子說道,其實他也只是懷疑,沒想到一詐就詐出來了。

“日了就日了,他的仇我還沒報,就當是利息了。不過有一句說一句,安紅這少女就是少女,夠爽!要是松哥感興趣,我安排,你也嘗嘗?”劉峰一聽,要是讓羅玉瓊知道了,自己不是找不自在嗎?

“算了,我不會告訴小瓊的,逗你玩的。我對女人的興趣不大,有玉玲就夠了!”

“男人在世,怎麽可能就在一棵樹上就吊死?松哥,在有賊力時,不多日幾個不虧啊!等以后賊心,賊膽都有了,沒賊力了就太……嘿嘿!不嫖不賭,愧對父母!何不趁年輕,多風流風流……”

“我對女人興趣不太大,你不要說了,大家說正事,你打算怎麽收拾魏龍海這小子?”

“嘿嘿,你真沒勁!!!好吧,說正事,咱們明的肯定不是他們的對手,咱們不會來暗的嗎?”劉峰故作高深莫測狀,其實他也沒什麽主意,剛才其實為了在羅玉玲面前顯得好象很有辦法。他很早就都對羅玉玲心懷叵測了,所以一直不會放棄在羅玉玲面前表露自己。

“不要轉彎抹角了,快點說,我們怎麽辦!”范松著急地問了一句。

“慌啥子,我還沒考慮成熟,你有沒有辦法嘛?”劉峰見范松緊緊相相逼,很不耐煩地回答,把范松說得當時就啞口無言了。

“松哥,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你曉得我酒喝多了,腦袋就不好用了。等明天清醒點了,咱哥兩個再合計合計。”劉峰見范松有點生氣了,趕緊安慰了一番。

由于兩人本來基本上已經醉了,剛才又有點不愉快,就只又喝了一杯便沒再喝了,劉峰就告辭回家去了。

而現在才晚上七點過,天剛有點黑,范松在酒精的作用下還有點興奮,他根本不想睡覺,在家里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打開電視看了不到十分種,再也看不下去了,于是鎖上門就朝茶館去了。

當羅玉玲心驚肉跳地到了電子遊戲廳后,馬上告訴看店的幫工說,范松和劉峰喝醉了,怕他們出事,請他到自己家附近的小巷里去監視家里的情況,不管有什麽事發生都不要管,趕緊來告訴自己就行了。

幫工小王是外縣鄉下少年,很聽話,也很老實,把羅玉玲的話當聖旨一般執行,當初羅玉玲就看中他這點才請他幫忙看店的,而且小王在這里沒親戚,晚上沒地方住,只有住在遊戲廳,羅玉玲每天很早就能回家休息了。

見范松出了門,小王趕緊跑回來報告,羅玉玲一聽,知道魏龍海沒被發現,終于松了口氣,便讓小王趕緊吃飯,自己匆忙回家去了。

羅玉玲一跑到家就讓魏龍海離開,而魏龍海也一言不發的就快步走了,神情怪怪的。

羅玉玲見狀很是納悶,怎麽短短的一個小時左右,這人就好象換了一個人似的,自己原以為他要糾纏一番才會走,誰想他卻怕自己會不放他走似的,連別都不道就匆匆走了,而且眼睛紅紅的,但眼神讓人害怕。本來,羅玉玲想問問魏龍海,發生了什麽事?但又怕范松萬一回家來,只好留到明天再問他算了。

當晚,羅玉玲在床上輾轉反側,對今天的事是百思不得其解,以至于范松晚上三點過才回家,她都一清二楚,還起來看門關好沒有,因為范松已經醉的在沙發上倒頭就睡了。

************

而在此時……

魏龍海一動不動的坐在屋里,張磊躺在對面的沙發上,兩人面前的煙灰缸里滿是煙頭,跟下午的場景驚人相似,只是少了一個人和張磊激動的聲音……兩人維持這個狀態已經有三個小時左右了,對張磊來說這真是一個奇跡——幾個小時不說話。

晚上九點過,當張磊跟幾個兄弟在外面喝酒時被陳小偉找到,說魏龍海不知怎麽了,飯也沒吃,一個人關在屋里。張磊今天下午就覺得魏龍海有點反常,一聽完陳小偉的話,帶著兄弟些就趕緊到了茶館,見魏龍海房門緊閉,燈也沒開,便在外面大呼小叫,不斷地敲門,終于門開了。

不等張磊他們開口,魏龍海一句“你們先讓我靜一靜”,就讓張磊不能開口了。張磊看著魏龍海,覺得他的表情跟當年魏運生去世時的表情有點相似,但又有點不同,當時魏龍海全是悲傷,而現在好象多了點什麽,反正讓張磊覺得肯定有什麽大事,便讓兄弟些先回去,自己一個人留了下來。

后來張磊終于按捺不住問魏龍海究竟有什麽事的時候,魏龍海就把自己今天聽到劉峰燒樓的事告訴了他,當然沒說是怎麽聽到的,只是說是通過可靠的消息來源,還有楊剛女友的事也沒說。

張磊一聽完,馬上起身就要去找劉峰,被魏龍海制止住后就郁悶的坐在沙發上,不停地抽煙。

“你打算怎麽辦?”張磊終于忍不住了,搬了把椅子跟魏龍海隔桌相坐,他開口說話了,壓低的聲音象怕驚動了別人。

“報仇,以牙還牙……”魏龍海看著張磊,毫不猶豫地說道。

“怎麽報,我聽里你安排。”張磊最不喜歡動腦筋了,也知道魏龍海主意最多,他只管執行就是了。

“……”

“要不我去把他家也放把火?”張磊見魏龍海不說話,便試探性的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剛才他想找點弟兄去把劉峰干掉的提議已經被魏龍海斷然拒絕。

“不行,你容我再想想,我現在腦子里很亂。”魏龍海馬上否定了張磊的建議。

“那……好吧,不過要盡快,不能讓他們先下手了。還有從今晚開始,我就在這里住了。明天我再帶兩個兄弟過來。”

“不用了,你還是回家睡吧,現在我們其實是在暗處,小心點他們就是了。你搞得大張旗鼓的反而不利。”

“那好,反正一句話,我們最好先下手為強。我先到樓下去看看。”張磊起身離開,他知道在魏龍海計劃好之前,自己是一點忙都幫不上的。

“我讓李慧給你送點吃的上來?你不吃點東西怎麽行!”張磊出門后又把頭伸進來問到。

“好吧,對了,這件事你不能讓別人知道,包括楊剛和劉流!”

“行!我決不告訴別人。”

************

“慧姐,麻煩你給小海煮碗面送上去。”張磊到了二樓,對正在打掃3號包間的李慧說道,說完就向還在鏖戰的其它房間走去,他去跟那些還在賭博的賭客些打打招呼,散散煙。

3號間的這桌人剛散夥下樓走了。現在他們茶館的生意是縣上最好的,晚上往往有三、四桌要賭通宵,于是服務員也增到四個,有一個是專門負責為通宵達旦賭博的賭客服務的,給他們弄弄夜宵(其實就是煮點面)、倒水之類的。

李慧很快就把衛生做完了,到一樓的廚房去了。李慧今年28歲了,她是魏龍海他們初中老師的女兒,所以魏龍海他們在言語上對她還是比較尊敬。

“小海今天是怎麽了?有什麽不順心的事呢?難道是失戀了,不像,他連女朋友都沒有,怎麽會失戀!年紀輕輕的房也有了,每天也不累,收入又不低,自己要是能找這樣一個老公就好了。真是搞不懂他能有什麽不順心的呢?哎,真是人比人,氣死人,自己和趙成志兩夫妻幾天可能還沒這個小兄弟一天掙的多。”李慧一想到這里,心情變的灰暗起來。

************

李慧高中畢業時沒考上大學,她老爸托了不少關系,送了不少禮才把她弄進當時縣上最紅火的企業——縣水泥廠,到了廠里后,由于她是高中生,人也長的比較漂亮,就被分到廠辦上班。

水泥廠基本上都是男的,大家——特別是一幫未婚青年對都她很好,當然有些人是有目的的,因此常常有人請她去看電影等等,當時縣上的文化娛樂活動很少,不象現在有歌城、夜總會之類的。

李慧在這樣的環境下,很快就就覺得成了公主一般,眼界也就高了,一般人她根本就看不起,直到她22歲那年,才看上趙成志,當時縣上的另一家紅火的企業——縣紙廠的辦公室主任。

誰知,他倆才結婚幾年,國家進行企業改革,水泥廠和紙廠都相繼被推向市場,失去了政府的大力支持,兩家廠由于經營不善,很快就不復往日的風光了。

而趙成志的老爸趙水康的縣紙廠廠長的位置,前年也被一個年輕干部取而代之了,新廠長一上任就大刀闊斧的進行了人事變動,進行公開競聘。

本來就沒什麽本事,人緣不好又沒了靠山的趙成志當然落選了,被調到了車間里面,失去了心理平衡的他一怒之下,辭了職下海去了。

誰知做一筆是虧一筆,很快就把家里的積蓄弄得精光,他只是認為自己運氣不好,根本不服輸,就找親戚朋友借了幾萬,結果最后還是一個虧,家里經常都有人來要賬,甚至有一些平時對李慧就心懷不軌的人還提出了肉償的想法,把趙成志氣得不行,但還不敢告訴李慧。

趙成志見到這種情況,徹底失望了。為了維持生計和把欠款還清,他跟李慧商量了一下,留下李慧和一個三歲的兒子,到他一個同學在市里的公司去打工,爭取早日能把賬還清。

而李慧在趙成志辭職的時候,被他一鼓動,認為自己老公是天下無雙,肯定能發大財,便聽了他的話,停薪留職在家過著相夫教子的日子,見到現在的情況馬上想回去上班,誰知單位也定崗定員了,安她不下去了。

李慧迫于無奈,只有到處找工作,但她找到的工作都不滿意,一是她不願意做,二是工資都比較少,她還以為她是廠長的兒媳和辦公室主任的夫人,左挑右選的,經過幾個月后,李慧才認清了形勢,只好放下平時高高在上的姿態,將兒子交給娘家看著,自己通過老爸的關系到了魏龍海這里當服務員。

因為晚上的工作工資要高一點,白天還能看看孩子,李慧便主動提出自己上晚上的班。

************

“小海,趁熱吃。姐給你煮的你最愛吃的酸湯面。”李慧把面放在桌上。

“嗯……”魏龍海擡起頭,把面端到自己面前,撲面而來的熱氣帶著醇香的醋味讓他的唾液分泌馬上增加,他已經十多個小時沒吃東西了,的確餓了,幾分鍾就狼吞虎咽地把一大碗面吃了個精光,還意猶未盡地把面湯也喝完后,才放下碗。

而張磊這時候也進來了,見魏龍海吃完一大碗面,心中便明白魏龍海現在應該好多了,在魏龍海的堅持下便離開房間回家去了,只剩下李慧還在打掃滿屋的煙頭和垃圾。

“李姐,謝謝你,下面的客人還有多少?”魏龍海對正準備把碗拿上離開的李慧說道,他現在覺得心情好多了,進食或許真能幫助人放松。

“還有五桌,剛走掉一桌,不然就還有六桌。”李慧見魏龍海的臉色比自己剛進來時好多了,連忙邀功似地說道,今天的客人是比往天的多一點。

“哦,比往天多了點,那辛苦你了,李姐。下面還忙嗎,要是不忙,我們聊聊。”魏龍海想找個人聊聊,分散自己的思緒,調節一下自己情緒。

“不忙,不忙,下面的客人基本上都安頓好了。”李慧見魏龍海想聊天,連忙答應下來。

李慧來這里已經一個月左右了,雖說魏龍海和張磊都是自己老爸的學生,畢竟都是以前的事了,自己跟他倆也不熟,盡管自己工作很小心,也不能保證哪天不會犯錯誤,丟掉這份連獎金能拿到八百左右的比老公收入都高的工作。

“這兩個年青的老板平時倒好象很好說話,但狠起來也讓人害怕,上次一個出差到這里的外地人打牌出老千被他們打的……”想到當時的場景,李慧至今還心有余悸,不過魏龍海的暴力讓她有點仰慕,她覺得這才是真正的男人。

“趙哥現在在市里的工作,還行吧?”魏龍海對李慧家里的事還是有一些了解。

“行什麽啊,只能混口飯吃,他是心比天高,命比紙薄。那里像你啊,年輕有為,我爸就經常在我們面前表揚你呢!”李慧拿出當年在辦公室對領導的那一套,趕緊把高帽送上。

“我算什麽年輕有為啊,李姐就別拿小兄弟開涮了,李老師不批評我就算好了。”魏龍海一聽,不由微微一笑,自己和張磊他們讀初中時,調皮搗蛋極了,經常被李老師批評,李老師會表揚自己?不過正因為這樣,自己對李老師一直都很尊敬,要不然也不會多給李慧兩百左右的獎金了。

“小海你就別謙虛了,真的,你還上初中時,我爸就在家里提起過你,說你表現不錯。”李慧原來從沒聽過李老師提起魏龍海,更不知道魏龍海讀書時的表現如何了。但見魏龍海笑了,便以為自己拍的馬屁見效了,于是乎順著思路繼續拍了下去,抓住機會聯絡感情。

其實,李慧這次來這里上班,是她老爸替她聯系的。但李老師事后只是告訴她,這是自己的兩個學生開的,還算給他面子,同意她來上班,根本沒提過這兩個學生原來的事。

“真的?李老師說我表現不錯?”魏龍海笑得更開心了,心想這李慧真能信口開河,還是一本正經的信口開河,無非就是騙自己一個開心罷了,自己讀初中時,沒少請家長。

一想到請家長,不由又想起自己的老爸,魏龍海就想到自己被劉峰騙了一年多,而安紅不是也騙了楊剛的嗎?一想到安紅,想到安紅性感的身體在劉峰身下婉轉承歡,魏龍海不由興奮起來,下面頓時有些充血。安紅是在外面親戚家讀的高中,沒考上大學,她在縣農行上班的父母就讓她回到縣中補習一年,剛好被插到了魏龍海他們班上。

第一天到班上,安紅就引起了全班男生的注意,她還算有兩分姿色,但這並不能讓全班男生被她吸引,比她漂亮的女生班上還有,吸引大家的是她火爆的身材、艷麗的衣著,特別是那豐滿的胸部在高中生中是少有的,而不時顯露的深邃白嫩乳溝更讓年少輕狂的一班男生著迷。

當時,魏龍海他們幾個對安紅還是比較感興趣的,不過,多是因為身體的沖動,特別是張磊,有空沒空都愛找安紅聊上幾句。

在四個人當中,楊剛第一個公開表示要找安紅做女友的,張磊等人本著女友如衣服,朋友如手足的思想,只好把自己的想法壓抑著,出謀獻策讓楊剛在高三下期從其他競爭者中脫穎而出,終于讓安紅成為他的女友並利用安紅的生日把她給上了,是不是處女就只有天知地知和他倆知道了。

高考前,安紅不知是不是胸大無腦,成績還是沒什麽提高,她老爸老媽見到指望她考大學是希望不大了,便讓她參加農行的招干考試,通過關系,把她弄進了農行上班。

在楊剛上大學前,特地讓魏龍海和張磊幫他把安紅看到點,誰知現在安紅紅杏出牆,而且是被劉峰給上了……

************

“小海……小海!”

“嗯,什麽事?李姐。”魏龍海被李慧小心翼翼的叫聲從沈思中喚醒過來。

“你怎麽啦?是不是姐說錯什麽話了?”李慧見魏龍海的表情又突然變得嚴肅起來,心中想是不是老爸得罪過他啊,頓時忐忑不安,暗罵自己多嘴。

“不是,不關你的事,我剛才想起另外件事,有點失態,李姐你別多意!”魏龍海見李慧誠惶誠恐的看著自己,連忙安慰李慧。李慧剛來時,魏龍海就被她美少婦的風韻所吸引,只是當時他沈浸于羅玉玲的身體,加上李慧畢竟是李老師的女兒,所以也沒動過李慧的心思。

現在身體的沖動讓魏龍海不由仔細打量著李慧,李慧本來就比較美麗的面容在婚后幾年又多了少婦成熟的風韻,變得更加的迷人,生了小孩並不顯臃腫的豐滿肉體在合身的制服下曲線畢露,該凸的凸,該凹的凹,散發著成熟女人的誘人魅力,特別是肉色絲襪下泛著光澤的勻稱美腿更讓魏龍海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

“哦,小海,你有什麽不開心的事?或許姐能幫你點忙。”李慧始終認為魏龍海就算有點不開心的事,也肯定是沒女朋友之類的事,自己是能幫他介紹一兩個女朋友的。

“李姐,你怎麽會認為我不開心呢?我……”

魏龍海看著李慧阿谀奉承的面容,看著自己平時沒太上心的成熟性感身體,想著劉峰的話,是啊,何必虧待自己呢?該風流時就風流吧!看看人家張磊的老爸,那日子多好!魏龍海暗地里想,我一定要向他們一樣,只要做的干淨,不留下后遺症就行了,那最好的對象就應該是為人妻子的。

魏龍海在短短的考慮之下,決心改變自己,不要管其他人怎麽看,有條件風流就風流,沒條件風流創造條件也要風流。

“你有心事,你騙不了當姐的,我知道你心中在想什麽,你信不信?”李慧見魏龍海微紅的面龐,以為自己的估計應該是對的。

“不會吧,要不我把我想的寫在紙上,你要是猜對了,我就……”魏龍海露出了有點興奮的笑容。

“我不僅能猜對,我還能幫你,只是你怎麽感謝姐姐呢?”李慧哪知魏龍海現在的想法是要日她呢?

“你要是能幫我,我給你每月再加獎金,決不虧待你!只是,你要是不能幫我,那……”

“我要是猜對了,就肯定能幫你,除非我猜錯了!”李慧見魏龍海紅紅的面孔,心想會猜不到,你不就是想女朋友了嗎?幫你介紹一個就是了!心中充滿了又能漲獎金的喜悅和興奮。

“那好,我把我的想法寫在紙上,你要是猜對了,我無話可說,我給你加獎金!要是你猜對了,你不能幫我,你……”魏龍海一邊在一個本上寫字,一邊把坑又挖深了,只等李慧來跳了。

“那我走人,你是不是想女朋友?”李慧見魏龍海寫了幾個字,又翻了一頁寫,心想你還想耍賴,嫩了點,寫兩個答案,讓我猜不到,我豈能讓你得逞!李慧等他寫完了,很有把握的說道。

“你來看,是不是?”魏龍海手指對李慧勾了一勾,就象在釣她似的。

李慧走到桌前,見紙上寫的“女人”兩個字。

“你猜對了嗎?”魏龍海已經起身走到李慧旁邊,眼色色的盯著李慧桃花般略施粉黛的面容,豐滿的胸部和裙下的玉腿。

“猜對了啊,女朋友跟女人難道不同嗎?”李慧根本沒留意魏龍海的眼神,心中只想把更多的獎金掙到手。

“不是這一篇,下一篇才是標準答案!”魏龍海聞著李慧身上的淡淡香味,心中壓抑著把李慧抱入懷中,把她弄到床上的沖動。

“你耍賴,不行,我已經猜對了。”李慧一邊說,一邊翻到下一頁。

“啊,這……”李慧看到下一頁“女人=李慧”,頓時目瞪口呆,她沒想到會是這樣。

“我想要你,我的女人,你幫幫我!”魏龍海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緊緊的從后面抱著李慧,嘴吻在李慧的粉頸上。

“不,不要!姐姐幫你介紹一個比姐姐漂亮的女朋友。”李慧小聲的說道,用力試圖掙開魏龍海的摟抱。

“你好美,我就要你,我的姐姐,我的美人。”魏龍海豈能讓李慧得逞,他見李慧只是小聲地反抗,就知道,李慧豐滿成熟的身體將成為他肆意縱欲的地方了。

“不要……小海……我是你的姐姐……是有老公的人了……”被魏龍海強壓在桌上的李慧不斷地想起身,可惜魏龍海強健的身體比她有力的多,語言在魏龍海不停的玩弄下也是斷斷續續的了。

魏龍海已經不再滿足于隔靴搔癢了,一只手緊緊摟著李慧柔軟的腰,另一只手直接伸進李慧的內衣里,在她細嫩豐滿的雙乳上揉捏,還不時撥弄她慢慢開始變硬的乳頭,嘴也沒閒著,在李慧的白雪般的頸部和耳部遊走。

看來魏龍海在羅玉玲身上不僅滿足了淫欲,在羅玉玲的言傳身教下也不再是什麽都不會的少男了,對如何挑逗女人的身體已經有了一定的心得體會了。

“小海……你放過姐姐……不然姐姐以后怎麽做人……”李慧已經好幾個月沒跟趙成志在一起了,干渴的身體根本經不起魏龍海的挑逗,呼吸越來越急促,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

魏龍海挺直的隔著衣物抵著李慧圓潤的臀部,他已經把李慧的上衣和胸罩解開,李慧也只是象征性的反抗了幾下就放棄了。最近,從未承受過的生活壓力讓李慧一直很累,心里一直想放松放松。于是李慧索性干脆放縱一下自己,更何況是自己比較喜歡的男人,雖然他比自己小得多,但將來沒準就是自己的靠山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www.4969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