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www.4969x.com

姐姐的房間【2】

  二姐推了我一下說﹕「少嚼舌根了﹐動作快一點啦﹗」然後拉著我進王家旁

邊的巷子﹐看四下無人﹐飛快的脫下外套舖在圍牆上﹐蓋住圍牆上的碎玻璃﹐然

後對著我說﹕「托我上去。」

  我不敢怠慢﹐連忙雙手互握﹐二姐借力一踏﹐就這樣翻上圍牆﹐雖然只是一

瞬間﹐但二姐在翻上圍牆的時候﹐我確確實實的看見二姐迷你裙裡的迷人風光﹐

飽滿結實的臀部被白色的三角褲緊包住﹐在陽光的照映下﹐亮晃晃的竟是如此耀

眼。

  二姐的玉臀我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了﹐光溜溜的我都看到過﹐但這都比不上這

一瞬間二姐外漏的春光來的讓我心動。

  二姐翻上牆上後﹐迅速的轉過身來趴在外套上﹐伸出手說﹕「快上來﹗」

  我目瞪口呆的看著二姐俐落的動作﹐心想﹕「這下真的要做亞森羅蘋哦﹗」

  以我常打籃球所練就的身手﹐當然不用二姐的幫忙﹐我示意二姐先下去﹐然

後左腳用力一蹬牆﹐就攀上了圍牆﹐再左右晃動一下就翻進牆裡了。

  二姐有點驚訝的看著我矯健的身手﹐一拍我的胸口讚我說﹕「身手不錯嘛﹗」

  二姐的稱讚當然讓我很受用﹐只是我更想知道的是﹕「二姐﹐我們到底進來

幹什麼啊﹖」

  二姐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跟我說﹕「我也還不知道﹗」

  一聽到二姐這麼說﹐我真的有種想要去死的感覺。不過在我死之前﹐我一定

要先掐死二姐。

  看到我凶惡的表情﹐二姐感覺到了自身的危機﹐她連忙說﹕「稍安勿躁﹐稍

安勿躁﹐我知道你現在一定有一種被耍的感覺﹐但是請你相信你二姐﹐我們來這

裡一定會有收穫的。」

  我懷疑的看著二姐說﹕「你怎麼知道﹖」

  二姐嘆了一口氣﹐以一種朽木不可雕也的眼光看著我說﹕「我們想知道王夫

人為什麼不肯接受大姐的原因﹐當然要先從她的家裡調查起囉。不然你說要從哪

裡查起﹖走啦﹗」

  我聽二姐說的也是道理﹐雖然還是覺得有些不妥﹐但也只能先壓下心中的不

安﹐跟著二姐繞到屋後﹐由廚房後面的門進去。

  王家成員總共有4個人﹐聽大姐說﹐王德偉還有一個妹妹。但王崧和王夫人

夫妻兩的感情並不好﹐雖然還沒有離婚﹐但早已分居十幾年了。這房子是王夫人

跟王德偉住的﹐王崧跟他女兒則是住在士林。因為家裡的成員很簡單﹐所以偌大

的屋子顯得很冷清。

  這裡王德偉曾帶我們來玩過﹐所以我們對這裡還算熟悉。王家屋子的外型﹐

是標準的歐式別墅的建築﹐但裡面的裝潢卻是標準的和式隔間。

  王夫人似乎很醉心於日本文化﹐整個屋子的擺設都是日式的裝潢擺飾﹐客廳

居然還有整面牆大的玻璃櫥櫃來放置幾件和服來作為擺飾。

  二姐看著這襲色彩鮮豔的和服讚嘆說﹕「不愧是有錢人啊﹗你看﹐這裡隨便

一件和服少說也要有100萬臺幣以上的價值。」

  我真的很佩服二姐的粗神經﹐實在很難理解﹐我在那邊緊張的要死﹐怎麼二

姐還能好整以暇的鑑賞人家家裡的擺飾﹖我們是私闖民宅欸﹗

  我有點緊張的問二姐說﹕「拜託﹗二姐﹐妳要做什麼﹐趕快好不好﹖」

  二姐還是慢條斯理的說﹕「急什麼﹐在11點之前是不會有人回來的﹐我們

還有30分鐘。」我聽了都快要昏倒了。

  二姐欣賞了好一會兒﹐才從口袋裡拿出一個耳塞大的東西丟在花瓶裡。我好

奇的問二姐說﹕「二姐﹐那是什麼﹖」

  二姐說﹕「這是竊聽器。」

  竊聽器﹖天啊﹗二姐不會不知道吧﹗這已經算是一種犯罪行為了欸﹐我問二

姐說﹕「妳不是已經收買了那個傭人了嗎﹖為什麼我們還要親自來放竊聽器﹖很

危險啊﹗」

  二姐理所當然的說﹕「這樣才夠刺激啊﹗要不然哪像是在做偵探啊﹗」

  我有點自暴自棄的喃喃自語說﹕「刺激﹖是喔﹗一旦被人家發現﹐大姐可能

要到少年感化院去找我﹐到土城看守所去找妳了﹐到那時不知道大姐受不受的了

這個刺激。」

  二姐渾然未覺我的擔憂﹐一派瀟灑的說﹕「走﹗我們到她的房間放竊聽器。」

  王夫人的房間非常大﹐大約是我家整個二樓大﹐分成前後兩部分。在臥房前

還有一個小客廳﹐廳ˋ房之間以一道日式紙製拉門隔開。

  小客廳中放置著全套的日本娃娃﹐就是日本人在女兒節時會裝飾的那種。而

且滿屋子都是各式各樣的布娃娃。若不是我早知道房間的主人是個年過半百的婦

女﹐我一定會以為這是個未成年少女的房間。

  二姐也被這個情形嚇到了﹐她愣愣的看著眼前滿滿的娃娃﹐然後我們互視一

眼﹐從彼此眼中看到相互之間的驚訝。

  二姐喃喃的說﹕「這位王夫人是個變態。」真難得﹐這次我居然完全同意二

姐的看法。

  我們在小客廳放了一個竊聽器﹐在王太太臥房裡也放了一個。二姐試了一下

收音﹐確定放的三個竊聽器功能正常﹐二姐才滿意的說﹕「OK﹗行了﹗我們撤

退﹗」

  我這才鬆了一口氣﹐連忙跟著二姐下樓。只是無巧不成書﹐沒想到就在我們

剛到樓梯口時﹐客廳的門就【噹】的一聲打開了。

  我跟二姐都嚇了一跳﹐連忙躲回二樓偷看﹐心裡只希望是那個傭人買菜提早

回來了。

  但事情哪會這般順我們的心﹐只聽到一個嬌嗲的聲音說﹕「這個陳媽﹐又忘

記開保全了﹐真是老糊塗了。老劉﹐老劉啊﹗你先去市場接陳媽回來﹐順便罵罵

她﹐老是那麼不小心﹐萬一家裡遭小偷怎麼辦﹖」司機老劉應了一聲﹐就先驅車

離開了。

  我跟二姐互望一眼﹐都在心中叫苦﹐這聲音的主人我們可是熟的很﹐她就是

王德偉的母親王夫人了。我雖然只見過王夫人一次﹐但我對王夫人的印像可是很

深的﹐而王夫人這個嗲的讓人會腿軟的聲音就是主因。

  王夫人閨名是李美華﹐她的父親曾是臺灣政治界裡舉足輕重大老﹐近年來雖

然已經慢慢的結束政壇﹐但李家在臺灣仍有一定的影響力。而王夫人本身在未嫁

給王崧之前﹐也曾以新聞主播的身分﹐風靡全臺﹐算的上是個名女人。

  當時的王崧不過是個小工廠的負責人而已﹐當她宣布要下嫁給王崧之後﹐不

知讓多少貴公子扼腕﹐替她感到不值﹐說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只是當時誰也沒想到王崧這坨牛糞﹐在今天卻成為百大富豪之一。

  當然﹐那都是在我出生之前﹐在下嫁王崧之後﹐她就洗盡鉛華﹐專心做她的

少奶奶了。

  第一次見到李美華﹐是大姐還沒接受王德偉求婚的時候﹐王德偉邀請我們全

家來這裡吃飯﹐李美華也盛裝相陪﹐王夫人真的很漂亮﹐一副既富且貴的上流社

會夫人派頭﹐一點也看不出來已經是五十好幾的【老】女人了。

  只是吃不到一半﹐她就說她身體不舒服﹐提前退席﹐回房休息去了。現在回

想起來﹐李美華當時的表現就很奇怪﹐也許她就是從那一次會面開始對我們全家

有意見的﹐搞不好我跟二姐就是她討厭大姐的原因。

  李美華態度優雅的開門進來﹐雖然我很討厭她對大姐做的事﹐但我仍然不得

不承認﹐她真是一個氣質優雅﹐美艷動人的【老】婦人。

  我埋怨二姐說﹕「妳不是說王夫人要11點才會回來﹖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二姐委屈的說﹕「我怎麼知道﹐陳媽明明是這麼說的啊﹗」

  眼看李美華一步步向樓梯走來。我當機立斷的拉著二姐說﹕「我們先躲起來

再說。」

  慌忙中﹐我也沒有仔細考慮﹐就本能的躲回李美華的房間裡。但聽到腳步聲

直向房間而來﹐這才想到﹐王夫人這個時候上樓﹐當然是想上來換衣服的﹐我們

還躲到她房間裡面﹐那不是自陷死局﹖

  聽到腳步聲越來越近﹐二姐連忙說﹕「阿俊﹐你躲到床底下。」然後自己拉

開璧櫥躲進去。

  聽到二姐的話﹐我下意識的應聲好。但是環顧整個臥室﹐慘了﹗和式的房間

根本沒有床﹐哪來的床底下﹐二姐根本是在呼嚨我。

  聽到紙門被拉開的聲音﹐我一慌﹐連忙拉開二姐躲的壁櫥門﹐那個壁櫥是隔

成上下櫃﹐二姐躲在下櫃﹐下面還有一床疊好的棉被。因為空間不大﹐二姐是跪

趴在棉被上著的。我二話不說﹐趕快趴二姐身上﹐然後把璧櫥門關上。

  二姐本來是跪趴著﹐一下被我一壓﹐就整個人趴在棉被上。而我自然就順勢

壓上了二姐的背上﹐換句話說就是我的正面緊貼著二姐的背面。

  二姐哎呦一聲﹐低聲罵我說﹕「死阿俊﹐你幹麼也躲進來﹐還壓我﹗你很重

欸﹗」

  這時李美華已經進來房間了﹐我怕被她聽到﹐就趴在二姐的耳邊﹐放低聲音

恨恨的說﹕「妳還敢說﹖這裡哪來的床底下﹖想害我啊﹖」

  二姐的臉被我壓的都貼在棉被上了﹐根本就沒辦法說話。我暗暗得意著﹐心

想終於能報二姐老是欺負我的仇了。

  我就這樣靜靜的趴在二姐背上﹐仔細的聆聽外面的動靜。李美華似乎換好衣

服之後﹐就到小客廳裡休息了﹐我沒聽到紙門拉上的聲音﹐想必王夫人沒有把房

門關上﹐但好歹被她發現的機會少的多﹐我總算是能鬆口氣了。

  剛開始因為心情很緊張﹐我還不覺得有什麼﹖現在危機雖然還在﹐但總是沒

那麼緊張了﹐這一鬆懈下來﹐就不得了了﹐原先我就趴在二姐身上﹐這一放鬆﹐

我馬上就感覺到二姐肉體的溫暖柔軟﹐尤其是我緊壓在二姐豐腴臀部的肉棒﹐更

是激動的馬上展現我的男性雄風﹐直直順著二姐的臀縫向前延伸。

  然後我發現二姐的耳朵開始泛紅﹐她不安的扭動著她豐腴挺實的臀﹐想擺脫

我大肉棒的欺壓。但壁櫥裡的空間實在很小﹐根本沒有地方讓她躲避。而且她這

樣扭動身軀只能讓我感到加倍的刺激﹐肉棒漲的更大ˋ更硬。

  終於﹐二姐忍不住了﹐她低聲的罵我說﹕「臭阿俊﹗你怎麼可以對你二姐這

樣﹗還不快點把你的臭東西移開﹗」

  開玩笑﹐我好不容易遇到了這個千載難逢的報仇良機﹐怎麼肯這麼輕易的讓

她逃掉。我故作無奈的說﹕「二姐﹐這壁櫥這麼小﹐妳倒是指點一下﹐我能移到

哪裡去﹖」

  二姐把手伸進我跟她之間﹐想把我推開﹐但好死不死的﹐她卻摸到了我的胯

下﹐一把捏住我的小••喔不﹗現在已經是【大】兄弟了。

  二姐一時還沒意識到她手裡抓的是什麼﹐所以還輕捏了兩下﹐當她發現她抓

著的是我的兄弟時﹐嚇的她連忙縮手﹐臉紅過耳。

  二姐又急又氣又無法可想的喘著氣說﹕「那∼∼那你也控制一下﹐別讓它漲

的那麼大﹐頂的我難過死了。」

  我長那麼大﹐還是第一次聽到二姐這麼慌亂的說話﹐若非身處這種局面﹐我

真想仰天狂笑﹐二姐啊﹗妳也有今天吶﹗真是••真是••爽啊﹗﹗﹗﹗哇哈哈哈哈哈

∼∼∼∼什麼仇都報了。

  但此時我強壓下心中的快意﹐故作驚訝的說﹕「二姐﹗妳難道沒有上過健康

教育課嗎﹖小兄弟是屬於不隨意肌﹐換句話說﹐我也控制不了它啊﹗」二姐氣的

又伸手過來抓我的兄弟﹐想給它重重的一擊。

  一發現二姐的不軌意圖﹐我連忙警告她說﹕「不要衝動﹗千萬不要衝動﹗萬

一我痛的叫出來﹐一旦驚動王夫人﹐那∼∼後果嚴重啊﹗」

  二姐在無奈之下﹐只好恨聲說﹕「死阿俊﹐你給我記住﹐我一定要讓你好看。」

  豈有此理﹐二姐在這落居全面下風的情況下﹐竟然還敢口出惡言﹐簡直是自

取滅亡啊﹗

  我示威似的頂了兩下﹐天啊﹗二姐的臀部真的很有彈性啊﹗居然把我的兄弟

又彈了回來﹐呵呵﹗真舒服啊﹗

  二姐也被我頂的「啊﹗」的輕叫一聲﹐雖然只是很小的一聲﹐還是讓我的情

緒感到一陣亢奮。

  我貼在二姐的耳邊說﹕「這就不勞二姐操心了﹐我覺得我已經夠好看了。」

  二姐大慨是被我頂的心慌意亂起來﹐竟然沒有說什麼話來反駁我﹐我心裡暗

暗得意﹐能讓我二姐說不出話來﹐這可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啊﹗

  突然﹗我聽到一陣電話鈴響﹐然後就聽到王太太接電話的聲音﹐我連忙跟二

姐說﹕「餵﹗二姐﹐王夫人好像在接電話欸﹐我們趕快聽聽看。」

二姐這才回過神﹐連忙從口袋裡把耳機拿出來﹐把一隻耳機遞給我﹐我把這

隻耳機塞到二姐耳裡﹐再拿另一隻耳機帶上。

  二姐帶來的竊聽器品質很好﹐而且我們現在跟李美華的距離又近﹐所以我們

聽的很清楚﹐連李美華的語氣都聽的明明白白。

  李美華很明顯的是在跟電話那頭的物件撒嬌﹐只聽到她說﹕「嗯∼嗯∼嗯∼

好啊∼好啊∼傻瓜﹗我當然是愛你的啊﹗嗯∼你說哪裡﹖陽明山﹖x園﹖好啊﹗

嗯∼好∼我知道了啦∼嗯∼待會見。」李美華的聲音本來就嗲﹐但現在更是嗲的

出油了。

  我跟二姐面面相覷﹐從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自己的驚訝﹐我們都有點不敢

相信自己的耳朵。李美華說話的口氣分明就是在跟情人談情說愛﹐但大姐又說她

跟她老公的感情並不好﹐所以不太可能是王崧。那麼電話裡面的那個人是誰﹖

  我看著二姐的眼神﹐知道她的想法跟我一樣﹐那就是李美華有外遇了﹗

  這可是一件大醜聞啊﹗以王家今時今日在政商界上的地位﹐李美華若有出軌

的行為﹐絕對會是所有八卦雜誌都夢寐以求的封面。  

  李美華顯然心情很愉快﹐只聽她邊輕哼著流行歌曲﹐邊進臥房來換衣服。沒

一會就整好裝出門去了。

  聽到紙門拉上的聲音﹐我問二姐說﹕「二姐﹐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只聽到二姐呻吟說﹕「現在你先給我滾起來﹐我快被你壓死了。」

  我這才想到二姐還被我壓在身下﹐尷尬的笑說﹕「抱歉﹗抱歉﹗小弟我馬上

滾起來。」

  拉開壁櫥拉門﹐我離開了二姐那令我眷戀的豐臀。因為怕二姐惱羞成怒﹐一

出去我就擺出備戰姿勢。

  但出乎我預料的是﹐二姐雖然被我壓的不輕﹐卻沒有什麼明顯的怒意。只是

氣喘籲籲的以一種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著我說﹕「死阿俊﹐真的長大了﹐連二姐的

豆腐都敢吃。」

  我一時沒搞懂二姐的意圖﹐所以只好乾笑著說﹕「誤會﹗誤會﹗純屬意外﹐

純屬意外﹐嘿嘿嘿。」

  但二姐還是以那種奇怪的眼神看著我﹐看的我心裡發慌﹐連忙岔開話題說﹕

「二姐﹐王夫人已經離開了﹐我們該怎麼辦﹖」

  這招果然有用﹐二姐很快的便被這個話題吸引﹐她想了一下說﹕「那個x園

是會員制的俱樂部﹐我們是進不去的。不過沒有關係﹐我們可以在外面等﹐這叫

守株待兔﹐走﹗」

  李美華離開時﹐雖然有把保全打開﹐但這種保全是防外不防內﹐所以我跟二

  從天母要上陽明山不過十幾分鐘的路程﹐在經過我理想中的文x大學之後﹐

二姐帶著我轉到後山﹐這一帶幾乎都是達官貴人的住宅。 

  二姐示意我停車﹐然後指著一幢獨棟獨戶的豪華別墅說﹕「這就是x園

了。」

  我疑惑的說﹕「這是俱樂部﹖明明就是別墅嘛﹗」

  二姐冷笑說﹕「這只是掩人耳目罷了﹐這間x園本來就是以隱密著稱﹐才能

吸引那些達官貴人來這裡消費。明白嗎﹖」

  「不明白﹗」我老實的說。本來嘛﹗俱樂部就俱樂部﹐幹嘛搞什麼障眼法﹖

  二姐耐心的向我解釋說﹕「這些貴人們都是名人﹐他們的私生活當然就很引

人注目了﹐若沒有這些隱密的地方來掩護他們﹐那他們那些狗屁倒竈的事早就全

部公諸於世了。」

  看到我還是一臉迷惑的樣子﹐二姐嘆了口氣說﹕「這些骯髒事﹐你還是少知

道點好﹐總之﹐現在檯面上的一些大人物﹐十個有九個半是偽君子﹐另外半個是

真小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二姐不想再說﹐我也不想再問﹐我們就坐在機車上休息﹐沒多久﹐我就肚子

餓﹐二姐也認為李美華應該不會那麼快離開﹐我們就先去吃牛肉麵。

  麵店老闆娘看到我們﹐居然招呼說﹕「先生﹐太太吃點什麼﹖」

  我跟二姐當場傻眼﹐老闆娘看到我們尷尬的樣子﹐就知道搞錯了﹐不好意思

的說﹕「你們不是夫妻啊﹖我太冒失了﹐真是抱歉﹗不過你們很有夫妻臉喔﹗」

  聽到老闆娘這麼說﹐居然一副很高興的樣子﹐挽著我的手說﹕「真的嗎﹖我

們有夫妻臉嗎﹖」

  老闆娘肯定的說﹕「當然是真的啊﹗」

  二姐笑的眼睛都咪起來了﹐真不知道她在高興什麼。

  吃完麵﹐我們又回去繼續守株待兔﹐但等了一下午﹐始終沒有看到李美華。

  眼看就快4點的﹐再不回家的話就要超過平常回家的時間了。

  無奈之下我們只好放棄﹐先回家了。

  這第一天的收穫﹐就是擺了三個竊聽器在王家﹐和知道了李美華可能有外遇

的可能性。

  回到家已經快5點了﹐大姐還沒有回來。這滿頭的髮油已經折磨了我一天

了﹐我迫不及待的拿衣服洗澡﹐想把髮油的味道洗掉﹐只是這髮油的味道實在太

重了﹐洗了半天油都洗掉了﹐但味道還在。

  我埋怨二姐說﹕「沒事幹嘛幫我抹上這麼多髮油﹐這下可好了吧﹗等一下被

大姐聞到﹐二姐﹐妳教教我﹐我該怎麼解釋﹖」

  二姐滿不在乎的說﹕「你不會說你在扮小馬哥不就好了﹐擔心什麼﹗」

  我在無可奈何之下﹐也只好接受二姐的建議了。

  一般來說﹐大姐在下班之後﹐總會先到我家前面汀x路上的傳統市場裡買菜

回來煮晚餐。只是今天不知道為什麼﹐大姐回來的時候﹐卻是雙手空空的﹐沒去

買菜。

  大姐進門的時候﹐我就覺得她有點不對勁﹐恍神恍神的﹐好像有什麼心事。

一看到我跟二姐﹐大姐順口說﹕「阿俊﹐雅雯﹐你們都在家啊﹗」

  二姐說﹕「大姐﹐妳沒買菜啊﹖」

  大姐像是這時候才發現四的﹐哎呀一聲說﹕「糟糕﹐我忘了﹐抱歉抱歉﹐我

馬上去買。」就又匆匆出門了。

  看到大姐才剛回家﹐就又匆匆忙忙的出門買菜﹐我跟二姐互望一眼﹐都讀到

彼此眼中的擔憂。以大姐這麼細心的人﹐居然也會忘記每天都要做的事﹖大姐一

定是有心事。

  吃飯的時候大姐一直保持沈默﹐隨便吃了幾口就回房間休息﹐然後整晚都沒

有再出過房門。我真的很擔心大姐﹐想問她卻又不知道該從何問起。

  夜裡尿急﹐我起床上廁所﹐經過大姐的房門﹐卻看到大姐的房門沒關﹐我推

開一看﹐大姐不在房裡。都這麼晚了﹐大姐會去哪裡﹖

  下了樓﹐只看見大姐一個人默默的坐在客廳裡﹐眼角閃著淚光﹐神情很是悲

傷。

  想起今天二姐跟我說的話﹐我不禁替大姐感到委屈。我走到大姐後面﹐叫了

聲﹕「大姐。」

  大姐聽到我的聲因﹐迅速的一擦眼淚﹐才轉頭笑著跟我說﹕「怎麼這麼晚了

還沒睡﹖」

  「妳呢﹖為什麼不睡﹖」看到大姐還想掩飾﹐讓我忍不住有點火大﹐口氣也

就不好了起來。

  大姐被我的口氣嚇一跳﹐有點吃驚的問我說﹕「阿俊﹐你是怎麼了﹖今天在

學校有發生什麼事嗎﹖」

  「學校沒發生什麼事情﹐是妳發生了什麼事﹗」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

聽到大姐裝作沒事的回答﹐竟然火氣這麼大﹐不過既然開口了﹐索性豁開來說個

明白。

  「自從妳跟王大哥他爸媽吃飯回來後﹐妳每天就是這樣心事重重的﹐妳當我

看不出來嗎﹖大姐﹗妳有事為什麼不說出來大家商量﹖我們不是一家人嗎﹖」

  在我帶著怒氣的質問下﹐大姐沈默的低著頭﹐好一會才說﹕「我不是故意要

瞞著你們﹐只是我需要一點時間來想清楚﹐自己的決定到底是錯是對。」

  「是跟王大哥的爸媽有關嗎﹖」我試探的問大姐。

  大姐糾正我說﹕「是他媽媽。」大姐嘆了口氣﹐神情迷茫的望著前方說﹕

「從我知道他是董事長的兒子以後﹐我就一直很猶豫﹐但是他真的對我很好﹐也

沒有一般有錢人的驕氣﹐所以我才會接受他。總以為我們能克服家世上的差

異。」

  說到這裡﹐大姐的聲音透著悽楚﹕「沒想到問題不出在我倆的身上﹐反而是

出在他的媽媽身上。」

  我坐到大姐旁邊慎重的問大姐說﹕「大姐﹐妳愛王大哥嗎﹖」

  大姐想了一會﹐才以一種帶著點疲倦的聲音說﹕「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愛不愛

他﹐我只知道他真的很疼我﹐對我很好。但只要一想起他母親我就∼唉∼∼∼」

  我們沈默著相對﹐我斟酌著說話的用詞﹕「大姐﹐只剩三個月而已了﹐妳一

定要利用這段時間﹐好好想清楚﹐做個不會後悔的決定﹐千萬不要委屈自己。」

  我深深的望著大姐的眼睛說﹕「不過••大姐﹐妳一定要記住﹐我們是一家

人﹐我們才是最親的﹐不管妳做出什麼決定﹐我跟二姐一定會支援妳的。」

  我看見大姐的眼裡閃著感動的淚光﹐她笑中帶淚的抱著我說﹕「我知道了﹐

謝謝你﹐我最親愛的小弟。」

  我的鼻裡滿是大姐的髮香﹐但我沒有一絲綺念﹐我只全心感覺著這屬於家人

間才有的溫馨時刻。

  過一會後﹐大姐拍拍我的肩膀說﹕「好了﹐早點去睡吧﹗你明天還要上學

呢。」

  我說﹕「大姐也早點睡吧﹗」大姐點頭應好﹐我就跟大姐一起回房。

  在我跟大姐各自回房後﹐我剛躺下﹐卻聽到有人在敲我的房門﹐我剛說﹕

「請進﹗」人就已經進來了﹐是二姐。

  我看到二姐嚇了一跳說﹕「二姐﹐你也還沒睡啊﹗」

  二姐笑著坐在我椅子上說﹕「你們說話那麼大聲﹐睡著也被你們吵醒了。看

不出來你這小子還滿會講話的嘛﹗」

  我尷尬的笑了一下說﹕「二姐妳別笑我嘛﹗我說的是真心話。」

  二姐半俯著看著我﹐溫柔的說﹕「我知道﹐我知道你說的是真心話。小弟﹐

我真的很高興有你這個小弟。」

  然後她俯身在我臉頰上吻了一下﹐嫵媚的笑著說﹕「晚安﹗」離開了我的房

間。

  我傻傻的摸著二姐吻我的臉頰﹐心裡還在感覺著二姐柔軟雙脣上的溫暖馨

香。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www.4969x.com